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留地

结了果自己吃,也请好友来品尝

 
 
 

日志

 
 

对酒当歌  

2014-10-21 23:3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酒当歌,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是在我的孩童时代。

    文革后期,样板几乎是人们唯一的娱乐,孩子也一样不可能有更多的娱乐。

我刚上小学一年级不久,书本里就有这样的课文:

咚咚锵、哒哒嘀,

宣传队,来演戏,

什么戏?革命戏!

沙家浜、红灯记。

小弟弟,小妹妹,

手拉手,赶快去,

眼里看,心里记 。

印象最深的是《红灯记》。因为戏词好记,朗朗上口,还有一点就是小铁梅高举红灯的大眼睛形象,就是可爱。

当然,李玉和智斗鸠山那一场戏,也很吸引人。很好的中国古典诗词,被日本鬼子“鸠山先生”用来腐蚀革命干部,留给我的记忆深刻。鸠山先生一手拿着武士刀,一手端着酒杯对李玉和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当然,李玉和大义凛然,慷慨赴死,使那时候的我觉得幸福生活确实是无数先烈用生命换来的,带着崇拜的情愫,我默默地学唱李玉和、李奶奶、李铁梅的唱腔,有时候在没有人的地方还比划他们一家高举红灯的经典动作。 

酒进入我的生活,实在是我父母的原因。

         一次无意之举,我的父母把我偶然的意气用事,当成了我的觉醒;或者有意将错就错,高规格的奖励我,让我第一次喝了酒。从那以后,酒就正式进入了我的生活,我觉得酒是在是一种奇妙的东西——最少是奖品。

不是很久的以后,我第一次参与家里的事务就是接待给我姐说媒订婚期的事情。送走客人,我昏睡了一天。我觉得,酒不是简单的水。

    我参加工作的前后,与即将担任我未来单位的校长在一起吃饭。他谆谆的告诫我,要想搞好工作,不喝酒可不太好。刚刚担任班主任,与我同样是二年级班主任的冯大哥,带着我参与酒会,看着冯大哥饮酒如喝蜜的潇洒动作和他那陶醉的表情,也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驰骋酒场,对酒当歌。

    我也曾幻想像曹操一样,武能率领千军万马,东征西战,文能吟诗作赋,留下千古佳作。心中曹操形象无比高大,横刀立马,把酒临风,两千年来对待曹操的文治武功,各有评说,唯对曹操的诗文评价居高不下,试想,古往今来谁能够像他那样横扫中原,诗文里直抒胸臆: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於我心有戚戚焉。只是凡夫俗子话语不雅:今晚入睡,明天会醒不?

    似乎我还记得后面的诗句: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我读初三的时候,我们的语文老师曾经给我们分阶段讲了这首诗,涉及到了曹操的人生三阶段,和人生三内容:酒、人才、赤壁之战。

老师叫樊守仁,老右派,挺有才气。

    在樊老师眼里,诗的前四句是曹操的青春时代,爱喝酒、仗义、固执,事业心强。在樊老师的讲说里,这个阶段的曹操,铁面治理首都洛阳城的治安,结交天下豪杰的畅饮,文人相轻嫉妒英才枉杀杨修——喝酒之后的曹操,往往误杀人。

    诗的中间部分,是他才气横溢、经略中原的时期。颁布了对抗世俗的“唯才是举”令,设建了人才天堂“铜雀台”——集天下能工巧匠于洛阳一都,酿造琼浆玉液,供英才豪饮,出台了济世救民的“屯田令”,简直是古今中外勤政爱民的典型模范!

    这个时期,曹操的名句只有一句: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诗的结尾,是曹操的“麦城”——赤壁之战。在樊老师眼里,就是曹操结局的暗示:月明星稀之夜,长期生活在北方的乌鹊,迷失了方向,飞向了不熟悉的北方,而且天时地利无取,阴暗天气里,只有依稀的月光,结果迷了路,误撞上了一棵大树(孙权家族),转了好几圈子,一直找不到可以栖息的树枝——樊老师说,这是曹操赤壁之战必败的最根本原因。

    我也曾幻想像李白一样,梦游四海,亦俗亦仙: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醉卧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可惜我没有诗仙的才气,也没用那样的酒胆,更没有那样的气派:高力士脱靴,杨贵妃斟酒。

    我也曾幻想像苦行诗人贾岛一样,搜肠刮肚寻觅良词佳句,骑着瘦驴,孤独地走在乡间古道上。曾认为如我的为人去确定“推”、“敲”:夜深人静的寺院一定会半掩山门,等待老师傅,清高的老僧也不会惊醒熟睡的小和尚,而悄悄的推开木门,轻轻的插上门闩,步入僧房;闭目回想,刚才在山下与诗友交流、争辩的情景,而后或饮白水,或品新茶,谁说知音难觅?

    回想那首诗,还是值得推敲: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有时,我也幻想像有孟郊一样的荣耀: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中个头名状元,也无愧于老母亲太阳般的慈爱,和无数点点滴滴的关怀,每每想起,仍不免沉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有时候,也会想到声名显赫、战功累累的许世友。谣想当年,许世友从西北空降山东抗日战场,刚进山东,即留下豪言壮语,掷地有声,毛主席叫我来山东打仗:

    太平我不来,我来不太平!

    心里想:当许将军的部下,是最开心的事情了,有错了,将军会罚酒——将军喜欢茅台!立功了,当然赏酒了!遗憾的是,自己不文不武,孩子王当得不彻底,小书吏干得挺窝囊——浑浑噩噩,只有与酒为伴了,虽每每对酒,却不曾有歌。

    而今,三十年过去,酒已经深深的进入了我的身体,进入了我的神经,还进入了我的心脏——前不久,医生告诉我,我近期经常性的胸闷,是因为我的心肌缺血。美酒虽好,不可多用!

    道理,我懂的。

    人生几何?人生何来?

    

    前天,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同学,突然辞世,叫人难以接受。回想自己四十多年的生活,不禁浮想联翩,想到了酒,想到了过去,想到了很多人,很多事——也有一些诗歌。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