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留地

结了果自己吃,也请好友来品尝

 
 
 

日志

 
 

是谁让我的故乡消失?  

2012-03-31 10:44:54|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故乡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农村小镇,虽然相传有2000年的历史,据说汉光武帝刘秀曾经在此避难,留下了好多与刘秀有关的村名,可是这里没有特别名贵的特产、特别有韵味的建筑——只有那个为防备土匪而修建的高高的寨墙,也在一点点的被挖掘,而今只剩下残垣断壁——当然也没有出过大人物。但是,民风淳朴,人们厚道得连在这里工作过的干部都留恋,还有就是养育了世世代代的乡民,还有一个我。

    这是一个给我留下美好记忆的地方。我们家虽然贫困,但是我确是穷家的幸运儿!我的爷奶和大伯去世过早,我父亲只好跟着我二伯过日子,二伯是个二流子——整天光做着那些不出力或少出力就能发财的梦,下湖北,跑漯河,很少在家——实际上是我二娘(二伯母)在照顾着我父亲,支持他上学直到师范——不幸的是我二娘先后生了九胎,却都是姑娘,让我那贫嘴的二伯在人前矮半截,也给了他流窜在外的理由。我爷奶在世时,二伯尚有束缚,爷奶相继去世,二伯就像脱缰的野马,满世界游荡——有一年他出去的时候还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回来的时候却成了“独眼龙”就是证据,听说是被人打坏的。我们分家的时候很晚,因为我姐的出生。我二娘不知为什么对这个“老十”不喜欢,迁怒到我母亲身上,结果就导致了分灶异爨,弄得我父亲母亲也不高兴,特别是我父亲,只想报答二娘的恩情,却不得不分家。

    我的出生似乎改变了家里的气氛。二娘经常到我家来抱我,我稍大一些的时候,经常带我到她家去,给我烧红薯——那个年代我们没有比红薯更好的食物了——在柴草灶的火堆里埋上红薯,把红薯烘干——那个香味至今还在嘴角回旋,以至于太多太多使我的胃都特别厌烦红薯!在我的记忆里,我母亲没有因为我跟小伙伴打架而跟对方家长吵架,倒是我二娘老是因为我跟小伙伴的家长骂街——有一回,我二娘跟人家对骂时还崴了三寸金莲,脚脖子黑青黑青的肿得老高老高,还一瘸一歪的拉着我回到她家去。

    二娘还是我的保护伞。有时候即使是我偷了母亲的钱买了小人书或者汽水这样的坏事,也老老实实地给二娘说,我怕被我母亲打骂,我二娘也保护着我好几天,一直等到我父亲从学校回来,直接给我父亲说,交代他不许打我。也有父亲到家后反悔的事,他们刚一出手,听到我哭声的二娘就掂着小脚站在我家门口蹦起来了——虽然我们两家的门一个朝东一个朝西,但中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高亮秆涂泥巴的“墙”,上头还是空的——连二娘最不想说的话的说出来了:小四呀小四——小四是我二娘对我父亲的专用爱称——你太没良心啦,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啊——啊——啊——真哭起来了!这时候我也从棍棒之下解放了——绝大都数时候都是二娘吧我拉走了。

   这里有独特的游戏。后来,我父亲从村学调回镇里,当了公社教育办公室主任,才能经常见到父亲,经常被他抱着去办公室睡觉,隔三岔五还能吃一点白馍——只有过年时才能吃一点的纯麦面馍呀!教办室设在社中院里,父亲的同事们老是逗我玩,记得最清的是老炊事员老刘伯,最爱给我穿棉袄——把我的裤口扎紧,在我的裤裆里灌满沙子,走都走不动。当然,这些是有奖赏的,人少的时候老刘伯就用报纸包两个白馍,让我夹着带回家去。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