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留地

结了果自己吃,也请好友来品尝

 
 
 

日志

 
 

老潘  

2011-12-11 12:34:42|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潘名叫潘海敏,是我在学校时的老搭档,年长我二十岁。

   最初见到老潘的时候,是我刚刚毕业分配到二初中。老潘夫人经营着学校的小卖部,老师们哪一天不去小卖部呢?因此很快就混熟了——最初的印象并不怎么好:老潘的个子小,眼睛更小,而且是两个对着头的小蝌蚪一样,或者是两个逗号——内侧是一个小圆圈,外侧是一绺不长的细线。当然了,最初印象还来自他的穿着打扮:季节对老潘来说不甚分明——夏季穿着厚实的中山装是常有的事,天气很冷了他还踢拉着拖鞋,更有甚者有时候他的拖鞋一只是蓝色的另一只却是红色的——显然是把嫂夫人的拖鞋顺便踢在脚上啦!胡子也不常刮,有时候胡子和鼻毛混在一起,耷拉到他嘴唇上,他也意识不到——这么不修边幅的人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邋遢死了!老潘夫人说老潘哪里都好,就是邋遢。

   事情有时候相当巧,有一年学校小幅度改革,要实行包班制——几个主要的任课老师要把一个教学班从初一教到初三。包班的老师是按照具有几千年历史传统的抓阄来分配的,我是班主任,正好抓住了老潘跟我搭班子。据说老潘的数学教得不错,校长说老潘的课能教!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三年合作。三年里,我在老潘的支持下,第一个开始了二初中的野炊活动——这成了二初中几十年来的保留节目,进行了全员干部试验(全班学生个个是班干部——实际是取消班干部),带领学生绕城一周——参观我们的家乡活动,第一个主题班会——告别童年晚会;悄悄里还开始了“全优教学法”试验,效果相当的好!在老潘的支持下,我们那个小小的只有56个学生的班里,颁发了创历史上的记录的奖状——132张——人人有奖状——平均每人两张奖状还要多一点!我估计至今古今中外还没有人破得了这个记录!

   虽然老潘对穿着打扮不在乎,可他对教学挺在乎的。闲谈中,他多次对我进行了测试,我也很虚心的向他请教了很多东西。那时候,我刚从师范毕业不久,还没有什么经验,只有一腔热情,对老同志是十分的敬重,再加上老潘跟我搭班子,我更虚心了:开班会的时候,先预告给老潘,听他的建议;有学生想插班的时候,请他出主意;排座位时候,请他帮忙;集体活动时,请他指挥——老潘真的很热心!

   我在学校没有什么名气,所以刚分班不久就有学生想调整到别的有经验的班主任那里。我接受了老潘的建议:调走可以,换一个进来不行!这样我班里的学生人数由分班名单上的72,一个月后变成了56,大多数是1米4以下的小个子,看着甚是可爱,那一个个稚嫩的脸相当稚嫩,叫人批评都舍不得!

   开学一个月后,我在每周例行班会上宣布:本班是学校批准县教育委员会备案的实验班!——所以许多班规是独一无二的——不只二初中没有,其它学校也没有!潘老师是我们班的副班主任!老潘眯着眼点了点头,算是承认有这么一回事。当然,第一条是我造的假,第二条是老潘我们两个商量的,校长可能还不知道。

   老潘的副班主任当得相当称职!他家距离教室只有14米远,所以他有事没事常出现在教室前后;饭前饭后,老潘总是转到班里去看看,需要辅导数学的,他就辅导数学;需要辅导物理化学生物什么的,他就辅导物理化学生物;维持纪律是肯定的,好多次他手里的小棍子都快要落到学生的头上了——然后,老潘的小眼一挤,笑了,棍子也没有落在谁的头上——即使落下来,也是相当相当的轻。

   电影《保密局的枪声》里,刘啸晨的一句台词我记得特别清楚——事情常常是意外的!我小时看到这部电影时,感觉刘啸晨说的简直就是哲理——就像是道行很深的老和尚说的话!不巧的是,这句哲理再次得到应验,而且落在了不大放心我的老潘身上!一年级第一次段考结果相当出人意料:我们班的英语、语文平均分居级段第一,老潘的数学是第四——四个班里的第四!这次段考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为即将举行的全镇数学语文英语竞赛挑选选手,每个学校每个学科20人!我们班参加英语竞赛的有7人,参加语文竞赛的有8人,参加数学竞赛的只有4人。

   这可把老潘气晕了!老潘说,我从代课到现在,已经21年了,最差的时候也是第二名!如今成了垫底子!校长也不失时机的讽刺老潘:老潘的课能教啊,我们二初中谁也比不上,谁能比得上呢?就是不小心弄了一个前四名——前四名啊——从后往前查第一!我们二初中一年级四个班的后数前四名!

    随后我注意到,老潘再到教室里去,很少辅导物理化学生物,主要辅导数学;对我的态度也有了一些变化,好多事情开始由我们俩商量着办了。

   老潘绝对能教课!我无意经过教室外,看他讲课时,很少见他使用直尺、圆规、三角板,画出来的直线却相当的直,上面分布的点相当均匀;一般人看起来死板的数学竟然在他手里变得可爱有趣——好多次,我看见老潘斜着眼盯着他画的几何图案——象欣赏名画一般的看着,不时还会去擦个小边,点着头——他的课堂不时传出笑声;他批改的作业本,上面很少有大叉子,往往是工整的批语;做证明题时,老潘擅长用反证法和倒推法,积极调动学生的思维能力,往往让学生沉醉其中,甚至由衷惊叹!

   我们班里的学生越来越多,到三年级时最多时达到118人,以至于早上出操都没有时间点名,只好叫学生的编号:1号、2号、3号、4号......118号,往往叫不到了这个号时候,队伍就已经出发了!我们班的数学从一年级第二学期开始,几乎包揽了第一名:月考第一名,段考第一名,期末考试第一名,抽考第一名!全镇竞赛第一名,全县竞赛第一名,就连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我们也得了个一等奖!学生还被河南省奥林匹克学校免试录取,后来被推荐免试上西安交大!老潘的水平就是不一般!

   最叫我开心的还不止这些。每年冬季学校进行的拔河比赛,总指挥都是老潘!到现在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一年级比赛的情景:小个子老潘一跳老高,大冬天甩掉棉袄贴近指挥,恨不得上去拉学生的胳膊,满脸是汗,脸上青筋爆出,小眼睛瞪得圆又圆,差点掉下来!

   我们两个的情谊也日益加深。有人请客时,老潘是当仁不让的上八位——首席——而不是当班主任的我——我要尊敬长兄;有人刺刮老潘,我会当场辩白;有学生家长给老潘找事,我总是能摆平——而且必须请老潘吃饭加赔礼道歉才算完事!职称晋升时我义无反顾的投老潘的票而没有投票给校长——可惜最好的教师往往不是最高的职称,中国的公办教师的职务晋升是最腐败的!哪有凭借投票选举的?哪有乱七八糟的公开课、论文、听课决定职称的?哪有只论书面资质,不讲实际贡献的?——这件事对老潘刺激很大,最后含恨带愤调往一个带帽初中看大门去了!——也因为如此,虽然我喜欢教书但是我对教育界产生了厌恶,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老潘的儿子也是我们的学生,在省城工作。小子上班后老潘常去儿子那里,回来了喜欢到我家里聊聊。有一回,老潘家里有客,老潘也不回去,就在我家里,我们两人温一些黄酒,炒几个小菜,吹着喝着,喝得脸红脖子歪,我才搀扶着他回去。

   老潘夫人过早去世,去世时还不到60岁。老潘和夫人伉俪情深,影响到了老潘吧?老潘在他66岁时去世。

   老潘教学近40年,学生有几千个。仅仅我们搭班教的那个班,出了3个博士,还有12个硕士,其它大中专学生约有60人,老潘的学生遍布全国,可谓桃李满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266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