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留地

结了果自己吃,也请好友来品尝

 
 
 

日志

 
 

美国又欠联合国会费啦  

2011-11-01 10:3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0月31日,美国政府宣布,作为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票接纳巴勒斯坦为正式成员国的回应,美国中止向该组织缴纳原定在11月支付的6000万美元的会费。

    美国务院发言人纽兰在华盛顿召开的记者会上宣布了上述决定。她指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当天投票通过有关接纳巴勒斯坦为正式成员国投案的举动是“令人遗憾的、不成熟的”,将损害为使巴以之间达成“全面、公正和持久的和平”而进行的努力。

    纽兰说,美国会通过的相关法律禁止向那些在巴以达成和平协议前就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家地位的联合国机构提供经费。目前美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缴纳的会费占该机构总会费收入的22%。

    美白宫发言人卡尼当天也指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投票是“不成熟的”。他强调,美国只支持促使巴以两国举行直接谈判的努力,因为这是解决巴以分歧的唯一途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0月31日在法国巴黎举行会议审议有关接纳巴勒斯坦为该组织成员国的提案,最终以107票赞成、14票反对、52票弃权通过了该提案。这是巴勒斯坦首次获准以成员国身份加入联合国机构。

    美国有拒交联合国会费的习惯:

           2001年5月11日凌晨,美国众议院以252票对165票的表决结果决定拒绝缴纳多达8亿美元联合国会费中的一部分。

        美国拖欠联合国会费问题由来已久,截至2000年年底美国拖欠联合国会费达到13亿美元。美国企图以拖欠会费来制裁联合国。

        根据联合国关于会员国会费分摊的规定,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发达国家依其支付能力承担了最大的分摊比额。然而,美国国会于1985年通过了凯撒巴姆修正案和格拉姆·拉德曼预算平衡法案,规定:如果联合国在财政预算问题上不实行加权表决办法,美国将从1986年10月1日起,自行降低应缴的会费比例(从25%减至20%),同时,如果联合国预算超过美国计划减少预算赤字的指标,美国将自动扣除超出部分。

  美国单方面的行动引发了联合国财政危机,开创了以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的恶劣先例。

  虽然在大多数会员国的反对下,美国提出的加权表决要求未被接受,但联合国也不得不做出妥协,满足了美国部分要求。

  从1986年起,美国拖欠的联合国会费逐年增加。

  不过,在老布什时期及克林顿任职前期,美国拖欠联合国经费问题尚不那么引人注目,也未成为美国政府优先考虑的问题。

  到90年代中期,共和党控制了美国国会多数之后,针对联合国新一轮的改革,美国开始赤裸裸地以拖欠会费与维和费用为手段,逼迫联合国按其旨意进行改革。

  1999年9月,共和党参议员赫尔姆斯及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联手发难,将美国交纳会费与联合国改革问题相连,宣称联合国的任何改革都应包含减轻美国对联合国承担的财政义务,美国国会通过了赫尔姆斯提出的“联合国改革法”。同期美国的联合国经费欠款也相应地直线上升,1995年底为12.5亿美元;1996年底为13亿美元;1997年底达13.1亿美元;1998年底上升至15.5亿美元;到1999年更高达16亿美元,约为当时其他184个成员国欠款总额的一倍。

  截至2001年7月底,美国拖欠联合国会费高达23.3亿美元,占所有会员国拖欠会费总额的54%,创历史纪录。

  2000年12月22日,第55届联大通过55/5号决议,同意从2002年起美国承担的会费比额从25%降为22%,但同时规定,美国必须尽快缴清多年拖欠的会费,否则到2003年底,大会将考虑把美国会费比额恢复原状。当天大会还通过了55/235号决议,对各国分摊的联合国维和经费比额进行调整,美国承担的维和摊款从31%降至27%。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急于要同联合国及各成员国改善关系,以换取国际社会对美国政府打击恐怖主义行动的全力支持。在美国政府要求下,国会众议院不得不重新考虑拖欠联合国会费的问题。

  2001年9月24日,众议院一致同意向联合国补交5.82亿美元会费。2002年2月美国参议院通过一项决议,敦促美国政府立即偿还拖欠联合国的5.82亿美元会费。

  但美国仍未放弃以会费作为主要手段,影响联合国改革方向。美国共和党参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亨利·海德在2005年6月提出了一项“2005年联合国改革法案”,要求联合国依照美国的要求进行改革,否则将删减对联合国缴纳的会费。

  为报复,美冻结拖欠会费

  由于连丢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麻管局两个席位,美国国会2001年5月以252票对165票通过一项议案,决定冻结次年预期补交联合国的第三笔,也是最后一笔总额为2亿4400万美元的拖欠会费。

  但该议案的通过并不影响美国预计这年该补交的,总额为5亿8200万美元的拖欠会费。就在这年5月,自封为“人权卫士”的美国丢掉了人权委员会的席位,这在1947年该委员会创立以来还是头一遭。

  脸上热辣辣的美国议员们立刻扬言要“制裁”联合国。他们抱怨说,要不是美国总统罗斯福大力推动,那个人权委员会根本就不可能诞生。美国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人权记录“如此出色”的美国被排斥在外,而像苏丹那样的国家却在人权问题上有发言权?

  议案同时“勒令”联合国在2002年5月再次投票时必须让美国恢复两个丢掉的席位,否则冻结的欠款就再也别想要。

  美国此次冻结欠款还同联合国尚未决定减少美国会费有关。

  美国同联合国1999年曾达成初步一致,在美国补交了所有欠款后就一定程度地降低美国分摊的会费,但双方在具体数额上一直难以达成共识,美国国会此次发难也想一石二鸟,迫使联合国尽快让步。

  美国白宫虽然对丢了两个关键席位也感到“愤怒”,但并不赞同采取以欠钱不还的方式解决。时任国务卿的鲍威尔说:“我们不支持这项修正案,我们认为这不是一种正确的方式。”与此同时,他表示希望美国参议院不要通过该修正案。

  鲍威尔在此前曾要求美国国会议员不要采取立法行动来宣泄他们对美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落选的愤怒情绪,要求他们不要在此刻“再火上浇油”。鲍威尔承认,他在获悉美在表决中败北的消息之后“都差一点气疯了”,但是“我们现在不应当想办法来惩罚联合国或人权委员会”。

  布什认为对联合国进行制裁会影响美国的行动能力。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警告美国说,以所谓制裁的手段迫使联合国改变由民主方式通过的决议,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

  秘书长潘基文亲自讨“债”

  2007年,履新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很想做出点成绩来,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于资金紧缺,大大地束缚了他的手脚。

  按当年的情况,联合国年度总预算不过20亿美元,可缴费大户美国已经拖欠了大约10亿美元左右。没办法,其年6月20日,潘基文动身亲赴美国“讨债”。

  美国是联合国的费用承担大户,除了22%的经常性预算,还有25%的维和费用。而联合国的主要预算就是来自美国、日本等缴费大国。所以,一旦缴费大国迟交或不交,对联合国来说就是“重重的一击”。

  至那时为止,联合国已经多次陷入财政危机,主要原因就是大国拖欠费用,特别是美国的拖欠。美国是一个主张“工具化”联合国的国家,一旦联合国不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它往往就威胁拒交费用,或者减少承担比率。安南在位时,也因为会费问题跟美国多次产生摩擦,直到安南卸任,美国仍然拖欠联合国10多亿美元的费用。

  现在,“讨债”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新任秘书长头上。

  潘基文自接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这已经是他第三度向美国开口商讨欠费问题。

  据报道,联合国2008年度维和费用当时存在5亿美元缺口。潘基文并没有要求美国一次交清所有的欠款,而是采取了比较温和的要债路线,只要求美国先把维和费用交上。

  他的前任安南也有类似经历。

  2000年,小布什当选美国新总统,组阁伊始,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安南说,他期待美国当选总统布什在解决该国拖欠联合国会费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     

  安南说,据联合国方面统计,截至这年的11月中旬,美国拖欠联合国近15亿美元的会费,严重影响了联合国开展各方面的工作。

  安南说,解决美国拖欠联合国会费问题仅靠美国总统一人的努力是不够的,它还必须得到美国参众两院的支持。他希望美参众两院就此问题能同布什进行积极合作。

  日本把会费和入常挂钩

  日本是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会费缴纳大户,2009年所缴会费占经常性预算的16.62%。现在降至12.5%。

  2006年之前,日本所占比例更高,达19.47%。

  这种变动和日本申请成为常任理事国有关。

  2005年,日本动用庞大的外交资源,谋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多年是缴费大户成为其中的一个理由。

  日本还威胁说,如果不同意其入常请求,将削减联合国会费。

  时任安理会秘书长安南明确表示,不应将会费和入常联系在一起。

  当时,中国网民掀起声势浩大的反对日本入常的签名,中国政府也行动起来。

  当时的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对日本入常的表态至今听来还掷地有声:第一,联合国安理会不是公司董事会,不是按照会费的多少确定其组成;第二,一个国家如果希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负责任的作用,必须要对涉及自己的历史问题有清醒的认识。

  入常失败后,日本明确提出削减会费。

  时任日本外务大臣町村信孝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采访时说,目前日本承担联合国会费的比例“很不合理”,日本缴纳的会费超过了英法俄中四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总和。

  加上日本民众和议员对日本未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感到失望”,政府“无法说服选民”继续缴纳这么高的会费。

  町村信孝将批评的矛头指向美国。

  町村信孝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总量的30%左右,但是缴纳会费的比例仅占联合国预算的22%,所以美国应该大幅提高缴纳会费的比例,使之与美国的经济实力相匹配。

  此外,日本政府还决定向另外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俄罗斯和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俄中两国增加缴纳联合国会费的比例。

  分析人士指出,当时,联合国每年年度预算约为20亿美元,日本减少5个百分点的负担相当于少缴纳1亿美元。这1亿美元对日本来说可谓九牛一毛,但是却使日本的国际形象受到严重损害。日本为了实现“入常”目标不惜向非洲国家提供1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但是费尽心机“节约”下来的1亿美元联合国会费,却使上百亿美元的“感情投资”“打水漂”。

  日本2006年3月提议,减少日本承担的比例,同时对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承担的比例设定3%或5%的最低限额。

  对日本的方案,中国和俄罗斯政府均提出了批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指出,日本是企图以所谓“支付责任”概念否定各国公认的“支付能力”原则。

  几番争吵后,各国妥协。

  2006年12月,第61届联大做出决定,中国的会费比额由2.05%上升至2.67%,上涨幅度在各国当中位居前列;俄罗斯从1.1%上涨到1.2%,而日本从19.4%下降到16.6%。此外,德国8.57%,英国6.64%,法国6.30%。

 

  评论这张
 
阅读(9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